业务咨询:13716614235

动画制作的剧本语言要求

  •   众所周知,除了专门用来阅读的文学剧本以外,其他剧本的最终指向都是拍摄和制作,而任何视频作品最终都是以视听的方式呈现的,这就要求剧本的语言具有视听的特性。要用文字去表达一连串的画面,就要让看剧本的人看到文字的同时又能够即时联想到一幅幅图画,将他们带到动画的世界里。故事就不同,它除了写出画面外,更包括抒情的句子、修辞手法和对角色内心世界的描述,这些在剧本里是不应有的。
      所以剧本和故事除了在视听表达方面的不同之外,在语言上也有一定区别。
      以下是一般的故事和剧本的对比,我们可以从这种对比中更直观地体会二者的区别。
    故事:《手》
      当春姑娘慢慢飞来的时候,带着苹果花甜香的风吹进了商店,小布偶依然站在货架上,渴望着有人能把他买走,但是没有。怎么会有呢?没有人会喜欢一个少了一只右手的小布偶。他低头看看自己的右手臂,胳膊的下端什么也没有,他也知道,自己前面摆着的价格标签换了三次了,每次都更少,但是,就是没有人买……
      小男孩出现了,四处张望着,最后看到了小布偶。小布偶好紧张,他希望他选择自己。小布偶在心里暗暗发誓:“如果你选择我,我会永远对你好,永远陪着你,跟你玩。带我走吧,带我走吧……”他心里着急死了。
      小男孩的手距离小布偶越来越近了,他最后选择了小布偶,这个缺了一只右手的小布偶,小布偶在心里笑开了花。付账的时候,小布偶看到小男孩只有一只右手,没有左手。
      小男孩抱着小布偶走出商店,他脸上露出微笑,轻轻地对小布偶说:“你有左手,我有右手,我们在一起,就完整了。”
    剧本:《手》
    1.货架(日/内)
      从窗户看出去,明媚的阳光,一派春天的景象。小布偶静静地站在货架上,神色黯然,小布偶低头看看自己的右胳膊,胳膊的下端没有手,一只人类的手把小布偶前面的价格标签拿走,换了一个新的,上面的价格更低了。
      小布偶想:“唉!第三次降价了,没用的,谁会买一个没有右手的布偶?”
      小男孩走到货架前,仔细挑选,最后看到小布偶。
      小布偶好紧张,在心里发誓:“如果你选择我,我会永远对你好,永远陪着你,跟你玩,带我走吧,带我走吧……”
      小男孩的手距离小布偶越来越近了,他最后拿起了小布偶。
    2.收银台(日/内)
      小男孩把布偶放在收银台上,拿出钱包付钱,小布偶看到小男孩只有一只右手。
    3.商店门口(日/外)
      小男孩微笑着抱着小布偶走出商店,轻轻地对小布偶说:“你有左手,我有右手,我们在一起,就完整了。”
      从上面的例子我们可以发现,在故事中例如“当春姑娘慢慢飞来的时候,带着苹果花甜香的风吹进了商店”之类感觉性的语言在剧本中是没有的,取而代之的是对画面的描写,“但是没有,怎么会有呢”这样表现内心思考的语句在剧本中如果不改写成台词(“唉!第三次降价了,没有用的,谁会买一个没有右手的布偶?”),观众就无法体会到。
      我们再来对比下面这个故事和它的剧本样式。
      故事:《吃掉恐怖分子的怪物》 [插图](节选)(作者:洛宾福勒)
      一天,吉米出去玩。他正玩着最喜欢的游戏,四处乱跑直到找到有趣的东西,然后用棍子戳它。当他又一次寻找一个目标的时候,他听到很奇怪的声响。一想到那可能是一只三条腿的美洲鳄鱼或者戴着牛仔帽的袋鼠或更有趣的东西,他决定去看看。
      随着声音穿过树林和灌木丛后,他坐在一根旧木头上休息。这时他看到一只巨大的长满毛的怪物。怪物全身都是角和毛发,有大耳朵和尖利的牙齿。当他藏到树后时,怪物又开始发出一声悲伤的嚎叫。它看起来伤心极了,他开始为它感到难过。
      “你好”,吉米说。但怪物只是用力吸气,独自呻吟。轻轻地走近怪物,他又打了一声招呼,但怪物只是啜泣,并不理他。最后,受够了这些,他走到怪物前,用棍子戳了戳它。
      怪物又呻吟了一声,那是吉米听到过的最痛苦的声音。
      “你怎么了?”他一边问一边又用棍子碰了一下怪物。
      “我怎么了?”怪物重复着。
      “我怎么了?我被困在这愚蠢的森林里马上就要饿死了,现在还有一个讨厌的小孩用他可恶的棍子不停地戳我。”
      “你饿了吗?”吉米问道。
      “已经没法更饿了,”怪物呻吟道,“我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
      吉米看着这只独自坐在森林中肚子饿得咕咕叫的怪物,心想这绝对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发现的最有趣的东西。
      “我能给你找点吃的。”他说。
      剧本:《吃掉恐怖分子的怪物》(节选)
    1.林地(日/外)
      以一片林地为背景,吉米奔跑着出场。他是一个七八岁的男孩,长着金黄蓬松的头发,穿着朴素的T恤和破牛仔裤,一边跑一边挥舞着棍子,玩得十分高兴。
      (旁白:一天,吉米出去玩。他正玩着最喜欢的游戏,四处乱跑直到找到有趣的东西,然后用棍子戳它。)
      他继续跑,直到在地上找到一样东西并用棍子戳……
      (旁白:当他寻找下一个目标时,他听到很奇怪的声响。一想到那可能是一只三条腿的美洲鳄鱼或者戴着牛仔帽的袋鼠或更有趣的东西,他决定去看看。)
    2.林地(日/外)
      (切换到他听到镜头外的声音然后离开的特写镜头)
      (旁白:随着声音穿过树林和灌木丛后,他坐在一根旧木头上休息。这时他看到一只巨大的长满毛的怪物。怪物全身都是角和毛发,有大耳朵和尖利的牙齿。)
      画面表现他对怪物的反应,然后一连串快速的怪物特写镜头,牙齿、眼睛等。最后表现怪物的全身镜头。他躲在树后,看见怪物绝望地嚎叫。
      吉米:“你怎么了?”
      怪物没有反应。
      吉米:“你好?”(更大声)
      怪物不理睬他,只是坐在那里独自呻吟。
      他走近怪物用棍子戳了戳它,怪物又呻吟了一声。
      吉米:“你怎么了?”
      他又用棍子戳了戳怪物。
      怪物:“我怎么了?我怎么了?我被困在这愚蠢的森林里马上就要饿死了。现在还有一个小孩用他可恶的棍子不停地戳我。”
      怪物重复他的话时,抢过棍子,反过来用棍子戳他。
      从这个例子里我们可以看到,原故事在描写吉米的时候并没有描写吉米的长相和衣着,对周围的环境也没有较详细的交代,而在剧本中,为了让制作出来的动画片更加符合视听要求,增加了“以一片林地为背景,吉米奔跑着出场。他是一个七八岁的男孩,长着金黄蓬松的头发,穿着朴素的T恤和破牛仔裤,一边跑一边挥舞着棍子,玩得十分高兴”这样的语句,使制作要求更加明确。而在描绘怪兽的时候也相应地增加了镜头的变化,对镜头的顺序进行了阐述。
      我们通过以上对比可以发现,动画剧本的语言特性就是:要将观众能看到的、听到的以及闻不到、尝不到、摸不到的各种元素和感受都通过语言完整、详细地表达出来。
      为了让观众体会到除了视听以外的其他感受,就要设法使用视听的方式来传达这种感觉,让观众通过视听产生通感,进而体会到作者希望观众体会到的感觉。例如,要表现难闻的味道,则可以通过表现角色厌恶、难受的表情和角色说出的“好难闻啊”等语言这种视听方式来表达。
      而如果要表现食物的美味则多使用可爱的造型、诱人的颜色以及剧中人对食物的赞美或品尝者产生的各种想象与幻觉等,例如《中华小当家》(《中华一番》)中一种美味的食物被品尝时,食物会散发出闪亮的光芒,品尝者则会发出感叹,甚至流出泪水,画面上往往还会直接出现“美味”的字样,仙女们跳出来飞过中国的名山大川,配以美妙的音乐,让人深深地感受到这种食物的美味无比。又如:PIXAR出品的《料理鼠王》里小老鼠把葡萄和乳酪同时放在嘴里时,画面中出现环绕着绚丽光焰的食物图形来传达它嘴里的美妙感受(图1-1)。


    图1-1
      而为了表现触觉也要用转化的方式,例如通常只能通过触摸才能感觉到的弹性。在《功夫熊猫》中对主人公胖波的肚皮就做了弹性的转化表现处理(图1-2),通过主人公外形线条、运动变化以及撞击的声音体现这种弹性。这些在剧本中都要用语言表达出来。


    图1-2
      综上所述,具有体会性质的语言往往是用旁白表现出来的,时间的流逝是通过慢节奏的镜头淡入或者淡出体现的,剧本里有对环境、角色外貌、角色动作、角色表情的描写和台词(对白、独白、旁白),除此之外,所有不能直接引发视觉和听觉想象的语言出现在剧本正文中都是不专业的,对拍摄和制作都是没有好处的。
      由此我们得出结论:不论我们看到的片子有多长,都是以画面和声音的形式呈现,因此我们可以说:剧本是用画面和声音讲述的一个故事,必须具有视听表现力。
  • 相关资讯

    您可能对下面的文章也感兴趣!

    我们服务的项目

    企业宣传片、三维动画、企业会议片、MG动画、短视频、产品广告

    Top